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走近委員 > 委員風采

王擁軍 腦海深處探究者

崔晨

時間:2019-03-22   來源:2019年03期

  “人和動物的區別是什么?是在于腦的功能。換一句話來講,人的本性就是腦的功能,所以當一個人腦部得了疾病,失去了腦的功能,他就失去了人的本性。”作為一名從醫37年的腦血管病專家,北京市政協委員、北京天壇醫院常務副院長、神經病學中心主任醫師王擁軍認為,“拯救大腦,就是拯救人性”。他為自己致力于為人的本性而戰感到自豪。

  凡是過往 皆為序章

  在醫學眾多細分領域中,幾乎沒有人愿意學腦神經學,“因為要背的東西實在太多了,腦子里有1千億個神經元、1萬億個膠質細胞……每一個結構都要背下來”。應院領導的要求,王擁軍學了此專業,他笑稱,對于自己所從事的事業,“純屬于先結婚后戀愛”。

  大學畢業時,王擁軍帶頭報名來到地震過后缺醫少藥的唐山,支援當地救治工作。他在地震棚里生活和工作了18個月,冬天沒有暖氣,他就坐在當地一種叫掃地風的煤爐上工作,至今他還保留著一本當時復習英文的書籍,上面全是黑黑的手印。之后條件有所改善,醫療組搬到樓房里。王擁軍一呆又是4年,他一邊參與救治工作,一邊去護校講課,幫助當地培養護理人才。艱苦的環境給王擁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還有一件事,讓他至今難忘,可以說改變了他對醫生職業的認識。當時王擁軍所在科的主任是一位國內知名醫學專家,他的嚴厲也是出了名的。王擁軍寫的第一份病例竟然被他順著窗戶扔了出去。“當時在場的還有十幾個大夫,我很沒面子。我印象很深,我是流著眼淚去把病例撿回來的。”王擁軍十分委屈,他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。主任查完房回來,對王擁軍說:“你不要以為我扔了你的病歷使你非常難堪,你不要以為上面錯了幾個字就是幾個字,有可能這一行字換來的是一個生命!”主任的幾句話讓王擁軍意識到醫生這個職業的崇高,“我第一次意識到醫生這個職業跟生命的關系這么緊密,主任的幾句話是我熱愛這個職業的開始。”

  之后王擁軍發奮學習,考到北京讀研究生,在宣武醫院工作幾年后,又作為市科委培養的“科技新星”赴美深造。談到在美國留學最大的收獲,王擁軍坦言,并不是醫學知識的學習,而是思維方式的改變。“學會分享是我最深的體會。”剛到美國,王擁軍的導師就給了他一把鑰匙,并一再叮囑千萬別弄丟了。原來這是一把能打開整棟樓所有實驗室門的鑰匙。導師告訴他,當做實驗需要他沒有的設備時,可以去任何一間實驗室,里面的資源是共享的。這件事讓王擁軍很是驚訝,也深受啟發,他回國后也將這一理念與方式在國內醫院、學校推廣,“學會分享是當前做大數據時必須具備的”。

  王擁軍帶回國的還有“卒中單元”的理念。作為全球招聘的人才,王擁軍結束了美國博士后研究工作回到國內,出任天壇醫院神經內科主任。2001年5月,他籌建的中國第一個卒中單元在天壇醫院落成。卒中單元是一種全新的病房管理模式,包括為卒中病人提供藥物治療、肢體康復、語言訓練、心理康復和健康教育等。“這是一種更人文的治療模式,是讓所有科室圍著病人轉。”在卒中單元建成的短短半年時間里,有2000多名卒中患者接受了卒中單元的治療,與同一時間采用傳統方式治療的病人相比,卒中單元的患者平均死亡率下降了20%,致殘率下降了30%,平均住院時間和醫療費用下降了15%。從此王擁軍的名字就和卒中單元連在了一起。

  2001年,王擁軍參加了由美國卒中學會主辦的國際卒中大會,3000多名參會學者中,只有王擁軍一個中國面孔,“大會還分十幾個分會場,每一項研究課題都很有意義,但每一項研究都與中國無關,看到這種情景你心里能不著急嗎”?當時,在我國對于腦血管病的臨床研究基本為空白,眼光敏銳而超前的王擁軍迅速組織創辦了“天壇國際腦血管病會議”,簡稱天壇會,建立起了一個溝通國內外腦血管病學術交流研究的重要平臺,大大縮短了我國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。2013年,王擁軍在國際卒中大會首次向全世界公布了CHANCE研究的結果,即與阿司匹林單藥治療比較,氯吡格雷與阿司匹林聯合治療21天,隨后氯吡格雷單藥治療至第90天,可使輕型缺血性卒中和短暫性腦缺血患者的卒中復發風險顯著降低32%,并且不增加出血事件風險。這一研究成果受到美國、韓國等專家的挑戰,但重復試驗后,最終還是認為王擁軍的研究最為科學。在過去的6年間,國內外權威指南都因CHANCE研究的結論而改寫,這一次中國引領了世界。從國際舞臺上沒有中國人的身影,到國際會議上如果沒有中國的大會發言才令人驚奇,這一路王擁軍和他的團隊用了十幾年的努力,為解決人類腦血管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。

  把每一位病人的故事講通

  當問及他所救治過的最急難險重的病例,王擁軍的回答是“真的不好講”。原因是他接診的每一位患者都屬于真正的疑難雜癥,這些患者幾乎走遍了全國各大醫院,常年落在病歷上的就是四個字——病因不明。

  王擁軍為我們講述了一個他在給學生上課時經常提到的病例。患者是一位來自安徽的小伙子,有一天突然頭疼欲裂,經腦部CT檢查,是蛛網膜下腔出血,蛛網膜出血百分之九十的原因是動脈瘤,所以當地醫院很快給他做了腦血管造影,結果真的發現動脈瘤,經手術切除后,患者以為就沒有問題了。但一個月之后,他又再次出現炸裂似的頭疼,他又回到那個醫院,又做了一個腦部CT,發現重新出血了,再做一個腦血管造影,結果發現新長了五個動脈瘤。小伙子不敢再做手術,到北京找王擁軍想看個究竟。“我認為這個故事講不通,就問他在生病前的半年時間有什么意外或不一樣的事情發生。”小伙子突然想起來,生病前兩個月他受過一次傷,是他和父親在一家餐館吃飯,被鄰桌打架的誤傷了一刀,傷勢并不嚴重,經醫院包扎了一下,基本兩個星期就好了。這件事引起了王擁軍的警覺,他繼續追問之后還有什么表現。小伙子說之后的半個月總是低燒。刀傷、發燒、第一次動脈瘤、第二次動脈瘤,王擁軍將幾件事情連在一起。“我在辦公室查閱文獻,差不多兩個小時,我得出了結論。他是受傷之后細菌在體內沒有被完全殺死,造成心臟內膜感染,細菌隨著血液進入腦部,就腐蝕了腦血管,形成了動脈瘤。”診斷清楚后,王擁軍給患者開了三個星期的青霉素,徹底消炎后,動脈瘤也消失了。王擁軍靠著嚴密的邏輯推理,將病人的故事講通了。“醫生看病,有時候像作家,要把一個故事線講清楚;有時候像導演,需要重現發病的場景;有時候又像警察,找準證據,才能破案。”王擁軍形象地形容醫生看病的過程。

  這位會講故事的臨床醫學科學家還有一個小習慣,每次出差,他都會利用等待飛機起飛的碎片化時間,寫一些對專業的心得體會。每一篇都以生動的故事開端,進而引申到腦血管疾病專業領域研究,娓娓道來,深入淺出,讓高深的科研顯得不再乏味,反而散發出引人入勝的生趣。“寫這些文章的目的是,我想讓年輕人在思考專業問題時讀讀這些故事,可能會少走一些彎路。一些看似很深奧的醫學或科研問題,有時換一個角度看可能就沒那么深奧了。”2015年、2018年,王擁軍將這100余篇文章分別集結出版了兩本《腦海深處》。對于這樣一部既有他關于學術的理性分析,又有他醫路路程激情感悟的心血之作,配以什么樣的封面,讓王擁軍很是犯難,他求助于女兒。果然知父莫若女,王擁軍的女兒不一會兒就手繪了一幅封面,讓王擁軍很是滿意,“她用中國青花瓷的圖案畫出了大腦,對我而言這個封面頗具意義。青花瓷的經典和唯美,表達了我對我所從事事業的摯愛;而青花瓷的易碎與珍貴,則暗喻著我對我所從事事業的敬畏”。正是懷著這樣的摯愛與敬畏,王擁軍在腦血管病領域耕耘了37年。

  國有所需 民有所呼 我有所應

  2018年,王擁軍成為十三屆北京市政協的新委員后,我們就有采訪他的計劃,但一直被一件事情推遲了,那就是天壇醫院的整體搬遷。這是新中國成立后整體搬遷的首家醫院。談到搬遷工作,一向謙遜的王擁軍難以掩飾內心的自豪與激動,“天壇醫院整體搬遷可以說創造了一個奇跡!我們是在沒有停止一秒鐘醫療作業的情況下完成搬遷工作的,新老院區無縫銜接。搬遷工作還實現了3個零,即零安全生產事故、零醫療安全事故與零投訴”。這些奇跡的創造,離不開天壇醫院全體醫護人員的共同努力,“我們從2018年2月份就開始演練,模擬能想到的各種意外情況,然后制定應急方案”。王擁軍還十分感謝政協大家庭的幫助,“在搬遷工作最難的階段,市政協兩位副主席帶隊到天壇醫院進行調研,幫我們向市委市政府反映了很多政策性難題,解決了很大問題”。這件事也激勵王擁軍在政協更好地履職盡責。

  今年北京市兩會,王擁軍經過前期認真調研與思考,帶來了《關于優化完善公立醫院科技創新體系,推動研究型、創新型醫院發展建設的提案》。在聽取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時,王擁軍敏銳地發現,報告中專門提到了要進行研究型病房試點。自己的提案能與政府工作想到一起,讓首次提提案的王擁軍深受鼓舞。“去年天壇醫院有4個病區已經率先啟動了研究型病房試點,運行中發現了一些問題,我想通過提案進一步促進研究型病房的發展完善。”王擁軍建議,從優化完善公立醫院科技創新體系入手,綜合施策,打出“組合拳”,推動研究型、創新型醫院發展建設。首先從政策層面優化公立醫院科技創新體系,持續加強政策傾斜力度,出臺鼓勵公立醫院開展科技創新的文件,包括高精尖人才引進與評估、成果轉化、研究型病房建設、院內科技基金設立、科研管理體系創新、提升科研績效等方面的政策舉措。其次加強公立醫院與財政主管部門及其他有關部門的溝通聯系,建立從基金設立到項目審批、預算執行等一系列對接銜接機制,為醫院開展科技創新有關科研項目開通渠道。“北京是科技創新中心,開設研究型病房,做好科研與創新,是大型公立醫療機構的主要責任。科研成果對于各種疾病指南的制定具有積極作用,也能促進北京市生物醫藥產業的快速發展,對我國醫療水平整體提升乃至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具有重要的意義。”王擁軍信誓旦旦地說。

  王擁軍,一位站在醫學科學前沿的世界頂級專家,卻保持著最“原始”的生活方式,沒有微信,不用支付寶,不會網絡購物……他將他所有的“腦細胞”都用在了科研、診療、教學、管理與履職工作中。

香蕉视频在免费视频85 香蕉视频在线观看影院 香蕉视频app 大香蕉猫咪视频在线观看33